巫山信息港 > 巫山文化 > 巫山诗文 > 正文

【随笔】回不去的旧居 [复制链接] admin admin 当前离线 积分 267121 电梯直达 1 # 发表于 昨天09:29 | 只看该作者 | 只看大图 | 倒序浏览 |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

文章来源:巫山信息港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10-10 17:11 点击:

微信图片_20191009092903.jpg (224.13 KB, 下载次数: 2)

下载附件  

昨天 09:29 上传


    作者:王春

我从两边都有着锈迹斑斑的大铁门进入老丝厂内,在门口就碰见穿着白色背心的退伍军人叔叔盯着我。我微笑着看他那张如苦瓜的脸,心里则悲叹着他丧妻的困镜,独着扶养女儿的艰辛。

我几乎是用挪的步伐走下那凹凸不平的下坡,来到抽丝间对面的高坎下,那一排绿叶簇拥着的粉蔷薇正吐着芬芳,打哑谜似的引我上它那儿去。我急不可待的跑着上了斜坡,拐个弯,在野草丛中向它走近。离它越近,香气越浓。到了,终于到了,我**的避开它的长满刺的身子,轻轻地摘下一朵,从高处望向远处,看到了绿绿的山峰,看到了爸爸曾经洗过多次的蓄水池,还看到了年幼的自己。

她蓬乱的头发披在瘦小的肩膀上,白皙的脸上如丝绸般没有一点污迹,烔烔有神的大眼睛如黑珍珠般放着光彩。她快步地踏着步,右手里也拿着一束粉蔷薇,左手正拔弄着花瓣。

我走下高坎,径直来到我儿时居住的瓦屋,家家门口都整整齐齐地码放着黑乎乎的蜂窝煤。我习惯性来到正数第三间房门外,一把沉甸甸的金色的铜锁牢牢地挂在大门的三分之一处。我转身急急地跑去后院。

说后院其实也不算,它只是在房子末尾处和厂房连接的一正方形的空地。爸爸喜欢养花,便在那里种了三盆茉莉花。

纯白的小花朵开满了各处细细的枝丫上,一缕缕清馨直钻入我的鼻孔。我蹲下来细看,深浅不一的大小绿叶分布在各个纤细的枝子上,一层叠着一层的花瓣组成了如缩小版的莲花,在我眼里它永远比莲花好看。没有瑕疵的花朵,怎么看,看多久,也不会让人生厌。

从后院处可以攀爬至食堂,食堂前有一个很大的篮球场,篮球场的厕所旁直立着一所没修多久的砖房,那是我12岁到22 岁居住过的楼房。

我来到这幢楼房前,仰头望去,数到四,隔着一个楼的左边便是我父母的房间,他们旁边有着一个摆满花盆的阳台的房间就是我的闺房。在那间房里,我看过书,写过字,对未来也幻想过,哭过,失望过,也兴奋过,当然,也迷茫过。

我多想走上去再看看,坐在书桌前,拿着曾看过的书大声地朗读,躺在大床上听复读机里传出的老歌,站在阳台上,和楼上的黄宵,对面的汪宇,说说笑笑。

我眼里突然湿润起来,泪水止不住地流,任由它滴在衣领上。

一声接着一声的闹铃把我从梦中拉回了现实,枕头上湿了一大片。多少次了,巫山老城和老城的一切,都会在我梦里一遍一遍出现,那么真实,又那么温暖。老城有我的故园,有我的童年和青春,有我再也回不去的眷恋。

有时候,我会呆呆的看着奔流的江水,它把我童年回忆永远地淹没在了水下,永远也不能去看望,它是我心里永远的痛,永远的,抹不去的痛。

【作者简介】王春,巫山作协会员。热情明媚的女子,在城市里安于平淡,在书本里枕着墨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