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山信息港 > 巫山文化 > 巫山诗文 > 正文

变迁 [复制链接] 早春不过一棵树 早春不过一棵树 当前离线 积分 17353 电梯直达 1 # 发表于 昨天15:28 | 只看该作者 | 倒序浏览 | 阅读模式 变迁 段佐莉 人教版初二语文的第

文章来源:巫山信息港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09-10 19:06 点击:

变迁

段佐莉

        人教版初二语文的第一课是《三峡》。瞿塘峡险,巫峡秀。

        我第一次看到巫峡的秀有近15年了。2005年的夏天,我们要去巫山工作,可是我们不知道怎么去。多方打听在朝天门买到了票。坐上了车才晓得,在3小时后,我们还将换乘轮船。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坐过轮船的异乡人,他乡的新奇冲淡了旅途的劳累。用了一天的时间,“朝辞朝天门,暮至小三峡。”傍晚到了巫山,我们带了一台台式电脑竟然还请了挑夫才搬上岸。

        安顿下来,过了几日。水哥要去报到,是庙宇镇。坐了两个半小时的车。一个在地图上一个小黑点都标不下的地方,竟然可以相隔9000秒。我理想的在一起,被现实狠狠的戏弄了。送了水哥回来的路上,“招手车”的风,竟然吹得我没流下伤感的眼泪。倒是老丈人差点哭了,一路念叨“怎么这么远”。

        回家的路就感觉更远了。快艇到万州198元,两个半小时,再坐车3小时。慢船40多元,一个晚上到万州。有一年,放寒假,我们几个老师没订到船票,又舍不得快艇票钱,于是决定先上船再说。那天晚上,甲板上的风太大了,我们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在了身上。杜老师,有件羽绒服,说是到了万州就要见男朋友穿,一直不肯拿出来。最终还是没有抗过寒冷。那件白色的新衣服我还穿了后半夜,现在杜老师早已不在巫山工作了,我想她一定也还记得这件新衣裳。

还有2008年,大雪。我们好不容易坐船到了万州。5点去买车票,所有的路都封了。我们只有坐了火车去遂宁,再回重庆

        这样的船与车的故事,大概一直到了2010年。那一年,仿佛全县人民都在等高速公路开通。终于通了的那段时间,我们学校的老师常常说,“走,我们去奉节耍一哈”。有时候吃了晚饭也去,就是开上高速路,下高速又回来。又或者,夜里去奉节吃个烧烤再回来。其实,奉节没有巫山好玩,奉节的烧烤没有巫山好吃。我们就是觉得有了高速路,开心。第一次,全程回重庆,真的觉得太快了,太方便了。

        时间的快慢,往往取决于参照物。2012年,我到重庆工作。每周水哥从巫山到重庆看我们。等待,让高速变慢了。其实,好多朋友都和我们一样分居两地,我们有着共同的话题。等待、担心、期盼在周五;分离、担心、等待在周日。

        于是,我们又开始数着高铁重庆到万州的日子了。说好的几月,又到了几月,还要推迟几月。不过终于是通了,见面的时间近了。

        今年过完暑假,机场建好了,通飞机了。那天坐飞机回重庆,我仔细的写了巫山机场的攻略,朋友们笑我要当巫山机场代言人。有何不可呢?等我减了肥就来!45分钟,地图上远远的两个点只要2700秒!真好!接下还有期盼,高铁要全线贯通了。比飞机方便。

       巫山不是我家乡,那是第二故乡。那里有我好多好多的朋友,一起经历的事,还有水哥。

       不是有句很俗气的话吗?此处心安是吾乡。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巫山外地人,也谈不上见证了她的变迁。我就想说,真的挺好!

     欢迎大家去巫山玩。飞机,动车,自驾;小三峡,神女峰,摩天岭你自己选了。

(作者曾在巫山高级中学任教,现在西南大学附中任教。)